2024年
欢迎访问徐悲鸿画院官方网站 Welcome to the official website of Xu Beihong Painting Academy of China!
新闻中心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
周江勇、刘铁男、张琦3“虎”被点名!中央纪委发文,剑指这个反腐重点
发布时间:2023-2-16

撰文 | 高语阳“全家腐,必然导致全家覆”。2月14日晚,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题为《顾家?害家!》的文章。文中指出,兄弟串通、全家上阵的贪腐行为,必然走向违纪违法犯罪的深渊。政知君注意到,文中点名3个落马“老虎”,还提到了他们与家人一同贪腐的细节。

3“老虎”被点名

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文中写道,无论是“一家两制”混淆政商关系,“官官相护”结成腐败同盟,还是“全家贪腐”齐上阵,本质都是将职权当特权、拿公权换私利,不仅自己在贪腐路上越走越远,还将亲属拉进“权钱交易所”,最终酿成同堂受审、同陷囹圄的家庭悲剧。文中点名了3个落马“老虎”:浙江省委原常委、杭州市委原书记周江勇和弟弟周健勇一个从政、一个经商,联手贪腐、双双跌倒;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原党组成员、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刘铁男曾教育儿子,“做人要学会走捷径,要做人上人”;面对老板送的“生活费”,海南省委原常委、海口市委原书记张琦自欺欺人地跟儿子说,“你将来还给他”。政知君注意到,上述3人中,周江勇和弟弟周健勇、刘铁男和儿子刘德成均已获刑。张琦的儿子张岩在张琦落马前出逃加拿大,中国向全球发出红色通缉令“家风不正、家教缺失使得许多落马干部及其亲属的价值观出了问题。”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文中表示,领导干部必须清醒认识到,用权为小家,则家败人散;用权为大家,才能家业兴旺。文中写道,对家风不正、家教不严导致腐败的问题既要严厉查处,形成震慑,还要从强化监督、完善制度、加强教育上下功夫。任职到哪里,弟弟的公司开到哪里 浙江省委原常委、杭州市委原书记周江勇2021年8月21日接受审查调查。2022年1月,周江勇被双开。通报中指出,周江勇伙同亲属非法收受巨额财物,搞家族式腐败。周江勇一直在浙江任职,历任宁波市委常委、宁波杭州湾新区开发建设管委会党工委书记,舟山市委书记,温州市委书记,浙江省委常委、杭州市委书记。2022年1月,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推出电视专题片《零容忍》,披露了周江勇与弟弟周健勇的案情。周健勇是上海理工大学教师,2006年,周健勇兼职办起了一家化工企业,起步地点就选在了周江勇当时担任“一把手”的宁波市象山县。

周健勇经商办企业,没有资金基础,也没有技术优势,更没有经营才能,但他认为能依靠哥哥做大做强。出巨资和周健勇合作的老板也表示,自己的目的是想攀上周江勇这个靠山。据介绍,周健勇通过周江勇帮企业老板承揽工程,兄弟共同收受巨额贿赂,再投入家族企业作为资本。其中,从2013年到2017年期间,周江勇先后在涉及舟山、温州的多个项目中,按照周健勇传达的请托,为一名名为史时红的商人提供帮助,周健勇则先后8次收受史时红所送的钱财,总计金额达9000多万元。周江勇在哪儿任职,周健勇的企业就跟到哪里。2017年周健勇成立优城联合信息技术发展有限公司,通过周江勇打招呼,优城联合第一笔业务就拿到了宁波地铁移动支付系统的统筹权;2017年2月,周江勇调任温州市委书记,2018年,周健勇通过他打招呼,优城联合公司获得了温州地铁移动支付系统的部分项目;2019年周江勇调任杭州市委书记,2019年11月,优城联合公司又作为大股东投资创立了杭铁优城科技有限公司,计划在杭州拓展业务。

一人被称“最坑爹” 一人成红通在逃人员 另外两个被点名的“老虎”都是“父子兵”。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刘铁男2013年8月被双开。通报指出,刘铁男及其亲属收受巨额钱物,违规为其亲属经营活动谋取利益。刘铁男的儿子刘德成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2020年的一篇文章中被称是“最坑爹的儿子”。庭审案情显示,刘铁男的贪腐行为多与刘德成有关。

刘铁男资料图

2014年,刘铁男因受贿罪被判无期徒刑。判决书显示,刘铁男案涉及的3558万余元财物中,通过刘德成收受的达到3400余万元。刘德成曾说,父亲刘铁男从小就告诉自己:“做人要学会走捷径,一定要有出息,要做人上人,这样才能过得好,才能受人尊重。”据报道,刘德成21岁时就接受了800多万的利益输送。刘德成去加拿大留学,一些民企老板鞍前马后,把初离家门的刘德成安顿得妥妥帖帖,刘德成回国后,各路人马又“带着”刘德成合伙开公司、做生意。“如今觉得当时我们父子都错了,抛开我们以权谋私不说,我们的人生观、价值观就错了,奋斗的原动力就错了,这也是我们父子犯罪的一个共同原因。”刘德成曾说。再来看一下正在被全球通缉的张琦儿子张岩。2022年1月,电视专题片《零容忍》第五集《永远在路上》披露,海南省委原常委、海口市委原书记张琦将妻子和儿子都拉入权钱交易之中,并在落马前安排儿子张岩、儿媳出逃加拿大。由于张琦之子张岩涉案金额巨大,中国向全球发出了红色通缉令。至今,张岩仍背负“红通令”在海外东躲西藏。

“他(张琦)后期实际上非常后悔让儿子出逃,他希望在接受审查期间,能够把儿子劝回来,他给儿子发了几十条微信,但儿子始终没回,他感到比较伤心。”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工作人员介绍。张岩早年留学加拿大,2012年张琦出国参加儿子大学毕业典礼,并让儿子收受了陪同前往的一名老板送上的“生活费”10万元。“我当时还自欺欺人地跟儿子说,你将来还给他。”张琦说。

张岩回国后提出想做生意,张琦介绍各路老板给他认识,并再次向老板“借款”给儿子作为本钱。海南建丰旅业开发公司实际控制人罗海强“借”给了张岩3000万元。张琦还让海南恒瑞实业开发有限公司老板陈学辉出资,在海口和深圳为儿子购买了两套房产,其中深圳一套海景房购买价格就达到3500万元。专题片披露,张岩往返于中国、加拿大之间过着奢侈享乐的生活。在加拿大生活期间,张岩还跟老板索要几十万加币购买豪车,没几天车撞了,他又去跟老板要十几万加币修车。2019年9月,张琦被立案审查调查并采取留置措施。2020年3月,张琦被双开,通报指出他家风败坏,伙同家人大肆收钱敛财、大搞权钱交易。2020年12月,张琦因受贿罪被判处无期徒刑。法院认为,他敛财共计1.07亿余元。

关于我们 | 诚邀合作 | 免责声明 | 联系我们 | 法律顾问 | 商务服务 | 友情链接 | 收藏本站

       版权所有:中國徐悲鴻畫院 專用郵箱:qwa988@126.com      

 國际網址:www.xu-beihong.com 京ICP备14052559号

总访问量:3952103